返回

从司魔监战无不克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第2章司魔道典 (第1/2页)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

刑魔司乃是司魔监下辖四司之一,主刑责,但凡妖魔罪孽过大,便不会直接诛杀,都是缉拿到刑魔司,受尽刑罚,再行诛杀,以尝其罪。

刑魔司共计酷刑一百二十八,极刑九,酷刑针对肉体,极刑针对魂魄。

“便宜它了。”

看着死的不能再死的狼妖,那人收起檄文,微微摇了摇头。

他倒是没有怪罪梁晓的意思,普通辑魔卫只有跟着精英辑魔卫行动的义务,没有过问查看辑魔檄文的权力,梁晓现在还是普通辑魔卫,自然不可能知晓檄文内容。

这种近乎团灭的情况鲜少出现,要真说责任,应该察魔司来担当。

四司之一的察魔司,主责调查妖魔事件,收集线索,判定妖魔实力,确定妖魔大致方位,最后安排缉拿令,拟定辑魔檄文,交由辑魔司,次责日常巡视州县。

而现在这个情况,显然是察魔司对狼妖实力有了误判。

回转过神,他袖袍挥动,玄船立地:“诸位,都来搭把手,将尸体送去监魔司。”

死于非命的尸体,有很大概率发生诡变,常备方式就是送往监魔司,交由监魔司的人来进行处置。

收敛完尸体,梁晓登上玄船,便随众朝着临安城赶去。

辑魔司分东西南北中五大部院,大夏三十三州,东西南北四部院分管大夏三十二州,中部院辖管京都所在的司州。

东西南北四部院,每部院分‘天地玄黄,日月星辰’八字卫,北部院玄字卫辖管青州辑魔事宜,梁晓便是在青州治所临安城任事。

其他三司亦是如此。

刚随同赶回辑魔司,梁晓便返回了住处。

房间很小,只容得下一张木床,连桌子都再容不下半张。

床尾摆着一张黑木案几,房间采光不是很好,显得有些发潮。

梁晓前身算是这间屋子居住最长的主人了,听说之前没有超过半年的。

刀口上舔血,一点不为过。

“虽说宁为太平犬,不为乱世人,但事已至此,便既来之则安之。”

梁晓摇了摇头,简单收拾了一下,便朝着监魔司赶去。

他要赶紧去进行报备验证,提升为精英辑魔卫。

精英辑魔卫福利待遇远非普通辑魔卫可比,最重要的是可以修习法术了。

“司魔监辑魔司北部院玄字卫梁晓,前来报备精英辑魔卫。”

梁晓直入正题,在司魔监这些刀口上舔血的人士面前,没有弯弯绕绕的必要。

“来。”

语气便如人一般冷,一人引领梁晓而去。

监魔司内种植着许多花草,散发着一股淡淡的馨香,却怎么也掩盖不住那底下的腥臭。

除了监魔司的人,谁也不知这外表喜人的花草之下,到底用着什么作为肥料。

一路引领梁晓来到一处厅堂,这人一字不言,便转身离开。

不多时,一男人自内厅走出,着玄字精英监魔卫装束。

看样子,对方应是监魔司这处报备点的负责人。

“报备精英辑魔卫?”

男人出声,语气平静无波。

辑魔卫和监魔卫打交道的机会不多,更何况是一位普通辑魔卫装扮的,只有一种可能,那便是报备精英辑魔卫。

梁晓也不多言,微微点头。

男子落座,抛过来一个小铃铛:“将法力注入其中。”

梁晓依言接过,法力刚刚注入其中,小铃铛便‘叮当’作响,最后化为齑粉。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
=